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互動交流 > 在線訪談 > 正文內容

廣西社保降費 優化營商環境

2019-06-25 15:53:51   來源:右江區政府網   作者:   評論:0   點擊:   字體:放大 縮小

主持人:今年4月26日,自治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和財政廳聯合印發了《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實施方案的通知》,內容主要涉及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的3個方面4項內容。現在新的政策已經實施了,可能還有不少群眾不太了解這個社保降費具體怎么降,和咱們用工單位及老百姓的關聯是如何呢?今天的節目我們請到3位嘉賓,他們是自治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副廳長樂永紅、廣西財經學院財政與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江燕娟、廣西建工集團第五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人力資源部總經理譚全峰,歡迎各位的到來。

【VCR1】內容:《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實施方案的通知》介紹(1分30秒左右)

【演播室】

我們知道社會保險關系到我們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我想問一下在座的各位嘉賓,這一次政府為什么會在降低社會保險費率上下那么大的決心?

樂永紅:這次降低社保的費率是黨中央國務院從經濟社會發展的全局出發作出的重大決策,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對減輕企業負擔、優化營商環境、完善社會保險制度、穩步推進社會保險征收體制改革,有著重要的意義。

譚全峰:從我們企業的角度來說,因為我們經濟規模這么大,國家也有這個能力,所以為了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減輕企業負擔,讓企業有更多的資金,一個是給職工增加薪酬福利,一個是用在科技研發上面,促進企業轉型升級,促進企業高質量發展。

主持人:江教授您作為一個學者,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江燕娟:社會保險費率總體偏高,是這一次降費的一個基本背景。在這次降費政策實施之前,我們的社會保險繳費包含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的部分接近40%,這個費用長期以來是比較偏高的。這個費率偏高是有歷史原因的,也有現實原因。歷史原因就是我們的單位保障轉向社會保險的這個過渡期,這部分的轉軌成本沒有設計一個很好的機制。另外一方面就是我們的人口老齡化和就業形勢的多樣化,導致一個就是繳費主體減少了,另外一個就是繳費的期限總體變短了,這些現象就會導致我們的基金收入下降了。在這樣的一個歷史原因和現實基礎上,導致我們的費率總體是偏高的。

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下,從2015年的時候,中央其實就提出了社保費率是偏高的,那個時候就想要去進行一個降費,降費也是很徹底的,目的也是很明顯,也就是要適應我們國家總體經濟放緩的趨勢,響應我們的供給側改革需要,讓企業降低成本,來促進實體經濟的發展。

主持人:這一次社保費率降低,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呢?

樂永紅:體現的方面主要是養老保險方面,內容主要是兩個方面:第一個調整了繳費基數的核定,這個核定以前我們的繳費基數核定主要是全區城鎮職工非私營企業的平均工資來核定這個基數,這一次調整就以全區城鎮職工非私營企業和私營企業加權平均就業人員的平均工資,來核定繳費基數的上下限的指標;另一個方面是調整了單位的繳費比例,我們這一次調整是從單位的繳費比例從原來的20%調整到16%,降了4個百分點。另外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綜合方案還包括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費率政策的調整,從2019年5月1日開始,到2020年4月30日,我們延期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政策,失業保險費率政策方面,用人單位和職工分別只交0.5%,也就是說總數1%,原來是3%,所以這個優惠的費率還是比較大。另外一個,工傷保險費率政策方面,截至2019年4月底,累計基金結余達到18個月到23個月的,我們現行的費率就下調20%;如果達到24個月以上的統籌地區,可以將現行的費率下調50%。另外,按照我們原來的政策,在工傷保險費率享受最高優惠的費率的時候,上浮的費率我們按現行的費率來執行,就不執行上浮的費率。

主持人:之前企業對這個社保費率的反映是交的相對較高的,現在這個保險費率降低之后,對優化我區的營商環境,起到怎樣的一個積極作用呢?

樂永紅:這次降低社保費率,大家最關心的就是兩個問題:一個是繳費的基數,一個是繳費的比例。我們這一次調整是長期的、是普惠的,所有的企業都受到優惠。

首先是個人繳費基數上下限進行下調。剛才說以前我們都是按照非私營企業的平均工資來調整確定上下限,現在是非私營企業加私營企業兩個基數加權平均來調整基數,按照上限300%,下限60%,費率一調整,我們在算整個繳費的時候,參保人所繳的費用就會降低。

另外一個政策的調整主要是費率的調整,費率剛才說從單位繳費比例從20%降到16%,這個幅度是相當大的。據我們初步的預算,今年從5月份到年底,大概可以為全區企業減少上繳的社保費大概有80個億,到明年大概達到130個億,后年達到140個億,所以優惠的幅度還是很大的。另外一個受益面很廣,涉及到所有的企業,特別是比較困難的中小企業,這個政策對他們來說,他們從個政策受益很大。另外還有利于擴大覆蓋面,原來繳費比較高,現在繳費的比例下降以后,有利于單位更多的來參加社會保險。

主持人:聽完剛才樂廳長說的,確實社保費的降低對企業的減負是非常大的。那么對于企業的負責人,譚總您覺得社保費率降低對減輕企業的負擔起到的作用很大嗎?

譚全峰:對,作用很大。對企業來說,這是一個降本增效的利好政策,就拿廣西建工五建來說,我們5月份參保員工有5258人,繳費是772萬,如果按照原來20%來算我們要繳817萬元,費率降到16%的比例以后,我們會節約35萬元左右一個月,這樣一算下來一年可以節約成本420萬元。這個對我們企業幫助非常大,這樣我們一個是員工福利也會做的更好一點,另外這個資金可以用到科技研發方面,通過科技研發能使我們公司從傳統的施工總承包企業能夠轉型到工程總承包,就是轉型升級,也可以促進我們公司高質量發展。

主持人:江教授您來看這個社保費的降低,對優化我區的營商環境和減輕企業的負擔起到怎樣一個作用呢?

江燕娟:剛才樂廳長也指出了,我們這次社保費率的降低不僅僅是費率降到了16%,同時還通過對繳費基數的一個綜合調整,切實把整個社保繳費降低了。這對于企業來說是一個很直接的受益。減負的力度是非常大的,我們廣西是這次的全國各省的降費率里面是一次性的把社保費率降低到16%的省份,這樣做的目的實際上就是為了增加廣西企業的吸引力和競爭力。我們廣西作為連接東南亞發展的一個橋頭堡地區,同時也是整個西南地區的一個樞紐。我們想要做的就是通過這樣一個減費降成本來吸引更多的企業、更多的投資到廣西來,增加我們廣西企業的吸引力和競爭力。

主持人:廣西的社保費率相對于周邊省份來說處于一個什么樣的水平?

樂永紅:現在我們廣西的社保費率是按照全國的平均水平來進行的,這么多年我們也一直嚴格按照國家的政策來執行,周邊的省份有一些發達的省份,它的社保費率原來一直比我們低。因為他們的養老比比我們要高的多,也就是說我們廣西人到廣東打工,廣西人去廣東繳費,那我們廣西人為廣東做了貢獻,我們現在社會保險的制度,是現收現付的一種制度,也就是說你現在繳費養現在的退休人員,現在我們廣西的養老比大概是2.2個人繳費養1個人,廣東比如說深圳達到29個參保繳費養1個退休的人,所有它有空間來降低這個費率,但是現在國家出臺政策了,往后全國都按照統一的一個標準,一個費率來進行繳費,像廣東它可能就有兩年的過渡期,廣西是一步降到位。廣東原來是13%、14%,兩年內過渡要調整回16%,這樣在全國就營造一種公平的營商環境。

主持人:確實是非常好。我想問一下,目前咱們降低社保費率是減輕了企業的繳費部分,而個人的繳費部分是不變的,我想問一下,長期來說這個會對社保的運作產生一些影響嗎?

樂永紅:不會,這點請大家放心,這一次降費不會影響到我們的養老保險資金按時足額發放,經過那么多年的努力,像去年廣西的職工養老保險資金結余就有97個億,我們現在累計滾存結余就有600多個億,這個可以支撐能力達到11.9個月,還是有一定的支撐。另外,我們通過幾方面的工作,進一步加大力度,可以確保這個養老保險退休金能夠按時足額發放,一個我們要進一步加大財政的投入的力度,我們預計2019年全區各級財政大概要投入26個億,比往年增加20%,另外一個中央轉移支付大概也可以支持廣西150個億左右。第二點就是中央的調劑力度進一步加大。去年中央的調劑金各省上繳的比例3%,今年提增到3.5%,廣西作為西部地區,作為受益的省份,廣西轉移支付預計會進一步加大,另外一個我們從明年開始,明年1月1日開始,就實行養老保險資金的全區統籌,這樣對一些比較困難的統籌地區,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利好,全區統籌之后池子更大了,支撐的能力進一步增強。

主持人:可以說你的解讀,也給大家吃了一個定心丸,不用去擔心養老保險的發放是不是會延遲等等這些問題都不用擔心。作為江教授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江燕娟:這次社保費率降下來之后,有民眾擔心我們的退休金水平是否會下降,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我們的退休金待遇跟我們的費率是沒有直接的關系。我們的養老保險資金是采取收支兩條線管理,養老金待遇跟個人的繳費基數、參保的年限以及我們的社會平均工資水平有關系。考慮到我們現在的經濟增速放緩的現實因素,可以預計在未來的一段時間里面,我們的養老金待遇增長的幅度可能會有所下降,但是只要隨著我們經濟發展的長期趨勢是持續的增長,我們的養老金水平也會向更高的水平來發展。

譚全峰:作為企業來說,比較關心的是政策的穩定性能夠利好,也希望我們政府部門能夠繼續優化營商環境,給企業帶來更多的優惠政策,我們可以把政策利好利潤可以改善職工生活條件,還有投入到科研方面去,能夠使得我們的企業能夠更加健康的發展。

主持人:好的,謝謝三位嘉賓今天來到我們的演播室,一起對新的社保政策進行探討和解讀。感謝各位觀眾的收看,我們下一期節目再見。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2018年廣西能源工作情況
下一篇:最后一頁

"; var newstr = document.all.item(printpage).innerHTML; var oldstr = document.body.innerHTML;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newstr+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return false; }; $(function(){ $(".J_font").click(function(){ var thisEle = $("#J_content").css("font-size"); var textFontSize = parseFloat(thisEle , 10); var unit = thisEle.slice(-2); //獲取單位 var cName = $(this).attr("data"); if(cName == "bigger"){ textFontSize += 2; }else if(cName == "smaller"){ textFontSize -= 2; } $("#J_content").css("font-size", textFontSize + unit ); }); }); $(function(){ $('#Article .content img').LoadImage(true, 800, 800,'http://www.mmkfaa.live/statics/images/s_nopic.gif'); })